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傳記 名人傳記

巖崎彌太郎

2014-06-09 14:48:58 0人評論 次瀏覽

        巖崎彌太郎是日本“第一財閥”三菱集團的創始人,他幼時生活在下層社會,由下級官員開始,逐步走上了經商的道路。由于經營官方的“土佐商會”成績卓著,后來他買下了商會,并改名為“三菱商會”,從事船運業。幾經周折,三菱不斷壯大,已擁有61艘汽船,占日本全國汽船總噸位的73%成為海上霸王。巖崎彌太郎因病去世后。其弟弟巖崎彌之助繼承了家業,使三菱又由“海上王國”變成了“陸上王國”。到1970年,三菱壟斷集團44個公司的總資產已占日本全部企業總資產的1/10,被稱為日本“最強最大的企業軍團”。
        1834年12月11日,巖崎彌太郎出生在四國安藝郡井口村的一個“地下浪人”的家庭。
        1869年1月,因長崎土佐商會已被封閉,彌太郎由長崎調至土佐藩開成館大阪商會,7月被任命為開成館代理干事。
        1870年,土佐藩基于財務困難,決定縮小“大阪商會”。也正是這一年,明治維新政府認為藩營事業會壓迫民間企業,決定大舉廢止藩營事業。彌太郎在這一年9月來到東京,與后藤等商談,決定9月底“大阪商會”脫藩自立,以“土佐開成商社”這一民間商社的名義繼續營運。但是新商會在正式開張時,商號卻不叫“土佐開成商社”,而稱“九十九商會”。這個商號取名于土佐九十九灣。
        1872年1月,“九十九商會”改為“三川商會”。1873年3月,彌太郎又將“三川商會”改名為“三菱商會”,正式向各界表明,三菱商會是他個人的企業。
        三菱商會擁有原來隸屬于藩的商會財產以及汽船6艘、拖船2艘,庫船、帆船、腳船各1艘。彌太郎長久以來在官場服務,雖無大過,但也無所建樹。回想過去,彌太郎感慨萬千,他決心脫下官服,專心從事海運事業,準備大于一番,希望有所作為。
        1869年,涉澤榮一被任命為大藏角租稅正(官員),即現在的國稅局長。當時,涉澤才30歲,他的上司是比他小一歲的伊藤博文。但是,涉澤在大藏省工作時,和他最默契的上司卻是井上馨。
        1870年1月,涉澤等組織的郵政蒸汽公司成立后,毫不客氣地把許多民間的弱小船運公司擠到破產的邊緣,彌太郎的公司也受到很大的沖擊。
        1873年日本發生政變,一直庇護三井、支援郵政蒸汽分社的井上馨等長州派政治家逐漸失勢。結果,井上辭去內閣職務,涉澤也跟著辭職。11月,大久保利通被任命為內務大臣。
        1874年,日本出兵侵略大清帝國的臺灣島。彌太郎積極向大久保利通請示承攬一切軍需輸送工作。大久保利通同意以771萬日元為政府購得13艘汽船,托與三菱。從這個時候開始,涉澤的郵政蒸汽公司與三菱商會的地位就顛倒過來了。侵臺之役后,被郵政蒸汽公司視為命脈的補助金也被停掉。政府將郵政蒸汽公司的18艘船以225萬日元買下,連同政府所有的13艘幾乎不要代價地借給三菱商會。另外,政府又在1875年9月15日發布命令:每年給予三菱25萬日元補助金。
        1877年,三菱共擁有61艘汽船,噸位高達35464噸,占日本全國汽船總噸數的一半以上,三菱公司一躍成為海上霸王。
        從此,彌太郎以汽船為中心,將事業范圍擴大到匯兌業、海上保險業、倉儲業等。在三菱公司進行押匯的貨物都由三菱的船只來運送,由三菱負責保險,收在三菱倉庫之中。于是,三菱的匯兌、保險、運輸、倉儲等方面的利潤都成倍地增長,呈現出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
        與三菱公司相反,昔日對三菱不屑一顧的三井物產公司,在三菱的迅速擴張中受到猛烈的沖擊。
        正當三菱獨霸海運,業務如日中天之際,涉澤榮一與三井物產公司的董事長益田孝商量,糾集敵視三菱的地方船只、批發商、貨主,采取涉澤最擅長的合股方式,創立一家大型海運公司,企圖對“驕恣”的彌太郎進行反擊。
        他們成立的新公司取名“東京風帆船會社”,投入資金36.6萬日元,董事長預定由海軍上校遠武秀行擔任,頭取(相當于總經理)由涉澤榮一的堂弟涉澤喜作擔任。
        面對來勢兇猛的威脅,巖崎彌太郎也未敢怠慢。他迅速召開會議尋求對策。
        在真真假假的輿論攻勢面前,涉澤在米業及銀行上早已一天不如一天,如第一國立銀行、抄紙公司等都連連寫損,加上謠傳四起,更使涉澤等人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
        另外,彌太郎還開始秘密收購涉澤與三井派合股創立的東京股票交易所的股票。彌太郎絞盡腦汁收購股票的策略成功,涉澤榮一的堂弟涉澤喜作被迫辭去頭取之銜。
        涉澤雖在與三菱的競爭中敗得一塌糊涂,卻未徹底垮臺,隨著局勢的發展,意外地得到了卷土重來的契機。
        1881年,大久一派的當權者大阪重信被反對派排擠,被迫下臺,而彌太郎的支持者大久保利通也被殺。明治政府內部已無人能幫助彌太郎的三菱。而與三井息息相關的井上、同縣及伊藤等長州人物開始掌權。下野的大阪組織改進黨與政府相抗衡,彌太郎鼎力支持大阪的反政府運動。于是,形成“長州藩閥政府加三井”的聯盟對抗“大阪的改進黨加三菱”的局面。
        對彌太郎而言,真正的龍爭虎斗才剛開始。
        就在政壇斗爭激烈,陷入一片混戰之時,涉澤榮一再度活躍起來。他指使心腹田口卯吉在《東京經濟雜志》上發表了一篇名為《論三菱公司的補助金》的攻擊性文章。由于涉澤的推波助瀾,三菱越來越處于不利的地位。明治當局看到,若是彌太郎的財力和大阪的行動結合在一起,圖謀顛覆政府,那將是一件最可怕的事。1882年,明治當局計劃成立一個打垮彌太郎三菱公司的大海運公司,由涉澤出面,井上贊助、農商大臣品川負責指揮。
        彌太郎在政府這一計劃出臺前得到消息,立即提出“意見書”阻止,然而政府卻以一篇《辨妄草案》的長文加以駁斥。
        就這樣,規模空前的大公司——共同運輸公司按計劃成立了。
        這個公司采取涉澤最擅長的合股形式,其中260萬日元由政府投資,其余由三井集合民間游資形成,共計總創業資本為600萬日元。
        兩家公司為了搶乘客,搶業務,幾乎是“不擇手段”——共同公司企圖通過附贈禮品來吸引乘客,三菱公司也不甘示弱,不惜把船費降到不能再降的地步。
        后來,兩家公司的競爭演變為降價競爭。最高興的還是乘客和貨主們,他們甚至威脅說:“你們不多打折扣,我就去坐別家的船。”
        在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彌太郎以堅定的信念、過人的謀略與共同公司角逐。
        他既重視對方的變化,以便采取相應的對策,也非常注意內部整頓。他將公司重新改組,精簡人員,削減開支,采取戰斗到底的姿態。他的心腹近藤廉平(后來的日本郵船社長)利用公司便箋寫私信,彌太郎發現后立刻給予處分:從他月薪(70元)中扣除15元錢。
        當時有人諷刺說:“近藤使用一張紙花了15元,近來物價實在太貴。”
        盡管有人覺得彌太郎對屬下太苛刻了,但他的辦法卻的確使三菱走出了危機。
        1884年,三菱每噸汽船的平均收入為100元。
        與共同公司的競爭,三菱雖獲得了勝利,卻使它元氣大傷,三菱不得不停止香港至琉球間的航線,連三菱匯兌所也被迫停業。而共同公司也筋疲力盡,其股票在1884年下半年已陷入毫無紅利的窘境, 股價落到面額的2/3以下,持股人爭相拋售。彌太郎抓住機會,秘密收購這些拋出的共同公司股票。到1884年末,彌太郎已控制了過半數的股權。
        1885年2月7日,巖崎彌太郎因飲酒過量,再加上日夜勞心,胃癌難愈,終于帶著無限遺恨撒手西歸了。他弟弟巖崎彌之助繼承了他未竟的事業。
        1885年10月1日,兩家公司合并成立日本郵船公司。共同公司出資600萬,三菱公司出資500萬。由于共同公司股份分散,加上許多股票早已被三菱秘密收購,實際的權力便掌握在彌之助手中,后來,家新公司終于成為日本最大的公司。
文章標題:巖崎彌太郎
文章地址:http://www.lwdqlm.live/mingrenzhuanji/688.html

上一篇:范雎

下一篇:約翰·摩根

相關閱讀: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好运快三群